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寒门祸害

第1832章 我的名字!

寒门祸害 余人 4099 2020-11-21 06:08

  一秒记住【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xbqg6.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叫林平常,小名虎妞!”

  这话被风刮到了周围所有人的耳朵中,在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他们的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突然碰撞了一下。

  众人或许没有见过昔日那位在北京城惩恶扬善的小女娃,亦或许对林平常的名字比较陌生,但却知道昔日顺天府尹林青天有一个好打抱不平的妹妹便叫虎妞。

  正是虎妞带着捕快整顿北京城的治安,狠狠地打击北京城地痞泼皮的嚣张气焰,这才有了时下北京城人人遵法守纪的面貌。

  那?

  原本还看笑话着林晧然不自量力的朱县丞愣住了,那可爱的小数点酒窝已经消失不见了,嘴巴正张得大大的。

  只是他的目光已经从林平常身上移到了林晧然身上,看着这位年轻的户部官员,一个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

  林晧然知道张大善是想要报复于他们兄妹,心里亦是微微一沉,显得面无表情地回应道:“我叫林晧然,字若愚!”

  事涉到要报复虎妞,却不说只是有一个小小的土财主,哪怕是工部右侍郎张守直,甚至是当朝首辅徐阶,他林晧然亦是不怕对方分毫。

  啊?这不正是林文魁吗?

  张大善刚刚只是觉得虎妞的名字有些耳熟,而今听到林晧然自报姓名,眼睛不由得瞪了起来,一个身份在脑海中轰然炸响。

  虽然他的族叔已经调任工部右侍郎,而且负责着皇上很重视的显陵工程,但跟着户部尚书林晧然相比,已然是不在同一个层面上。

  特别在去年十月,林晧然得到了“太子太保”的从一品虚衔,已经是离内阁只有咫尺之遥,怕是没几年就是大明的阁老了。

  一念至此,特别看到林晧然的眼神,他的双腿突然失去了支撑,整个人一屁股地跌坐在地上,一股尿臊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拜见林大人!”

  “拜见尚书大人!”

  “拜见青天大老爷!”

  ……

  四周的小商贩和百姓得知林晧然的身份,却是突然跪倒了一大片,向着这位昔日有着青天之名的户部尚书拜了起来。

  林晧然则是暗叹一声,对着在家的众人朗声道:“诸位父老乡亲无须多礼!”顿了顿,又是一本正经地说道:“今日之事,诸位想必亦是瞧得真切!断人腿者,此风断不可长,更不能姑息!我今虽不再是顺天府尹,但亦不忘替屈者伸张正义,此案我林某人定然会还苦主一个公道!”

  “大人果真是青天大老爷啊!”

  “得大人如此,吾辈之幸也!”

  “多得尚书大人,我等草芥之人能有了依靠!”

  ……

  站在前面的老村民又是跪了下来,既是感动于林晧然的今日所作所为,亦是担心于早年前的世道不公? 却是老泪纵横地感慨道。

  “老人家言重了,诸位快快请起!”林晧然看着这些感动的老人,心亦是肉长的? 便是亲自上前扶起一位伤心的老人? 又是招呼其他坚持跪着的老人道。

  被扶起的老人感动得失声痛哭起来? 倒是林福忠心耿耿地守护在林晧然的身旁,更是找准时机替林晧然扶住这位“碰瓷老人”。

  “下官宛平县丞朱淼水拜见尚书大人!”朱县丞扑通在地,如同最卑微的下人般? 向着林晧然进行跪拜道。

  林晧然的心却是硬了起来? 知道这位官员在自己面前多卑微,那么他在百姓面前就会多嚣张,便是冷冷地说道:“朱县丞? 既然你执意要带回宛平县衙审判? 那么你们宛平县衙就得给天下百姓一个公正的判决。若是胆敢庇护恶人? 本官虽不管刑狱之事? 但亦要亲自问责宛平县衙!”

  “下官谨记!”朱县丞的大汗直冒? 显得硬着头皮地回应道。

  他知道自己的前途已然是暗淡了? 虽然这个案子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但因为他这个争夺,已然是引祸上身。

  这官场都是聪明,大家自然知道他将案子揽到宛平县衙的心思,而一个想要包庇恶人的宛平县丞还能有什么前程呢?

  林晧然不愿多费口舌? 对着林福摆了摆手? 便是转身离开了这里。

  宛平县衙的捕快很是识趣地上前? 将尿了裤子的张大善直接戴上了枷锁? 已然是要将人送回宛平县衙进行审判。

  吴秋雨和花映容一起从大觉寺走了出来,跟着恰好跟走过来的兄妹汇合,一家人便是浩浩荡荡地返回北京城。

  在回去的路上? 林晧然心里却是一直沉甸甸的。

  早在广东做官之时,他便意识到高利贷的危害,这是社会动荡的一大祸根,甚至是一个王朝症结的主要因素。

  只是他进一步了解之后,当时便知道这个顽疾不能触碰。这并不是一家一户在放贷,而是整个天下的官绅阶层都在放贷,而放贷的人已然还包括着当朝的首辅。

  去年查抄严嵩的家产之时,除了从严府抄得二百万两窑银外,其实还有严家借贷给当地百姓的十几万两“债银”。

  徐阶能够在富庶的东南坐拥几十万亩良田,亦不是仅仅贪污就能够达成的,恐怕同样是参与到地方的放贷之中。

  人通常都是自私的,虽然大明已经废除了奴隶制,但他们通过田地和债务牢牢地控制着当地的百姓为他们创造财富。

  像现在明面是张大善在放贷,但工部右侍郎张守直恐怕才是那位真正的幕后之人,亦是高利贷的最大受益者。

  正是知道高利贷牵涉到朝廷的高官,林晧然当时便知道高利贷得事情不能轻易触碰,而联合钱庄这些年的发展亦是小心翼翼。

  其实这个问题早就被有识之人意识到,著名的改革家王安石便以此为基础,提出了鼎鼎大名的“青苗法”。

  诸路以见存常平、广惠仓的一千五百万石钱各为本,如是粮谷,即与转运司兑换成现钱,以现钱贷给广大乡村民户,有剩余也可以贷给城市坊郭户。民户贷请时,须五户或十户结为一保,由上三等户作保,每年正月三十日以前贷请夏料,五月三十日以前贷请秋料,夏料和秋料分别于五月和十月随二税偿还,各收息二分。

  由此可见,青苗法的出发点其实是好的,朝廷取代了高利贷土财主的放贷者身份,给予百姓一个更“低”的放贷利息。

  但很是可惜,这个青苗法终究还是失败了,而失败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屠龙少年成为了恶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