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即鹿

第三十二章 氾贾交书劾 左氏怜张妻&&即鹿

即鹿 赵子曰 2768 2020-01-14 13:06

  督府和牧府不在宫城中,不过离四时宫不远,约等了小半时辰,唐艾匆匆赶到。

令狐奉正与陈荪下棋,打发时间。

他精通兵法,将之用於弈道,陈荪不是对手,力绌难支,败相已露。

令狐奉抹乱棋枰,笑道:“老陈,你棋力低微,孤与你对弈,胜之不武。罢了,不与你下了。”挥了挥袖子,说道,“孤与千里有事要谈,你去罢。”

陈荪应诺,向令狐奉行礼,又与唐艾对揖,退出堂外,自去了。

唐艾以降人之卑,才得令狐奉的擢用未久,却是勉强收敛性子,没有再羽扇纶巾,难得的穿了一身官服。

时值春暮,他服色以青,衣描纹绣,肩加紫荷,耳簮白笔,手捧笏板,腰携印绶,足蹬翘头丝履,虽少羽氅时的潇洒,配以其清秀的相貌,别有俊致。

唐艾捧笏下拜,说道:“臣艾奉召,拜见大王。”

“起来吧。坐下。”

唐艾不似陈荪,没有那么谨小慎微,令狐奉叫坐,他就坐下。

一个冠带严整,一个大氅坦胸。

君臣二人对话。

令狐奉三言两语,把召他来的缘故道出,然后说道:“事情就是这样。张浑推聋作哑,迟迟不肯表态;宋闳、氾宽又与他一个鼻孔出气。千里,你说底下该怎么整治他好?”

唐艾思维敏捷,小作思忖,即有办法。

他说道:“此事不难。”

“你有何良策?”

“宋内史今日或明天,必有回禀的上书,大王收到后,可以按下,不作答复,从而逼迫张大农表态,……。”

令狐奉打断他,说道:“你说的这个办法,孤也想到了。张金父子在狱里被打得半死不活,张浑都不肯上书与孤,给张金求情。孤便是压住宋闳的禀书,只怕张浑这厚脸皮的,也会只当不知。”忽然想起一词,骂道,“他娘的,‘浑若无事’,这老家伙名之无愧。”

张金父子的这个案子,确如氾宽、宋闳所说,并无证据显示张浑牵涉其中。

要想借此案,打击张浑为首的张家,唯一的办法,就是以张金父子为质,强迫张浑表态。

只要张浑表态,下边的事情就好办了。

但若是张浑执意不作声,一直不表态的话,那么,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张浑怎么说也是三卿之一,考虑到朝野的舆论,令狐奉就没有借口动他。

对张金父子动刑、令宋闳对此案拟议,令狐奉的这两个举动,其意都是在逼张浑开口。

然而张浑为了家族的整体利益,硬是忍住心痛,任由令狐奉折磨张金父子,到现在一语不发。

这就好比老鼠咬乌龟,搞得令狐奉无从下手了。

唐艾说道:“臣闻张金父子在狱中,张道将供说,勾结胡酋的事情是他伪托张金之名,盗用张金的印章,背着张金做下的,与张金无关,求代父死。可谓孝矣。”

令狐奉语气不善,问道:“你是在夸他么?”

唐艾连忙撇清,说道:“张金父子阴结胡酋,律犯大逆,罪该万死,便是稍许子孝,比之大过,亦不足提,哪里值得臣夸?臣想说的是,大王似可从中入手,再逼张浑。”

“如何入手?”

“大王可下旨一道,褒赞张道将求代父死,孝比古贤,以为此由,盛誉张大农,说他教族有方,堪可为人师表,拜他王国傅。”

“以此为由,拜张浑王国傅?”令狐奉拍打大腿,笑道,“千里,卿此策妙也。”

张道将代父揽罪,却说与张浑有何关系?说来像是没有关系。可张浑是张道将的从父,且是张家的族长,用此为托辞,夸奖他把张家的门风、把兄弟子侄教育得好,又好像说的过去。

似是似非之间,戴的大帽子又是孝道,料即宋闳、氾宽,对此也无话可说。

唐艾身著官服,意气仍然风流,得了令狐奉的夸奖,很有点宠辱不惊,习惯性地摇了摇手,才记起没拿羽扇。

令狐奉抓起案上的两张奏书,扔给他,笑道:“姑且摇之。”

唐艾俯身捡起,摇了两摇,说道:“王国傅,荣衔虚职,臣料张大农定不愿为,臣就不信他还能沉得住气,十之八九他会上书请辞。他只要开口,事情就好办了,大王便可顺水推舟,调他别职。”顿了下,又道,“倘若万一,他真还能沉得住气,也无妨,便拜他此职。”

王国傅、王国友、王国文学三个官职,位置很高,但都没什么实权,是虚荣之职。

张浑绝对是不乐意去干的。他只要上书,令狐奉就抓住了主动,后续的动作便可使出。他如还能沉得住气,反正王国傅没有实权,就给他去做。

此策,无论张浑如何反应,令狐奉都稳赚不赔,也难怪他高兴得大赞唐艾了。

令狐奉太了解张浑这等士族显贵的心理了,说道:“不是十之八九,这老东西铁定会上书请辞。千里,你说我改任他个什么别职最好?”

唐艾胸有成竹,说道:“柔然近年颇掠陇西,西域与我国的通道时有阻隔。张大农掌国库久矣,熟悉西域;敦煌太守,使护西域商道一职,臣以为,舍张大农其谁哉?”

令狐奉拊掌笑赞:“妙也,妙也。”

令狐氏主陇,收揽到的头一批陇地士族便是敦煌的麴、宋等姓。以麴、宋为代表的敦煌士族,和以陈荪、孙衍祖辈为代表的安定士族,实是令狐氏在定西国统治基础的两大支柱。把张浑放到敦煌去,郡县佐僚都是宋、麴等家的人,他在那里的日子不被架空,也不会好过。

商议定下,令狐奉传下令去,命即写给张浑的令旨,待明日发出。

唐艾把那两张奏书还给令狐奉,瞥见了奏书上的一句“酒泉胡并无反事,臣迩贪功勋财货,擅自兴兵,及其还日,缴获之物,百车运输,悉纳己有”,心中一动,想道:“‘酒泉胡’?前日听说莘鹰扬兵入酒泉,尽破酒泉胡部,致使氾酒泉大怒。这道奏书,是氾酒泉写的么?”

他与莘迩连认识都算不上,也就这么想了一想,将奏书交还后,见令狐奉没有别的事了,识趣地拜辞出去。

唐艾看到的这封奏书,确是氾丹写的。

氾丹在莘迩那里吃了憋,当然要找回场子,一道弹劾莘迩的奏书那是必不可少的。

令狐奉将此道奏书丢到案上,看外头天色还早,起意回宾遐观再玩上一玩,落目到案上的奏书堆,心道:“今天送来的上书我还没有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