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超凡药尊

第2539章 过分!

超凡药尊 神级黑八 10156 2020-07-20 08:09

  一秒记住【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xbqg6.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得了七长老杨江的话语之后,灵玄就笑了。

  “三长老说不可能,你就认为我不可能了?”

  灵玄拖着略显狼狈的身影走到杨江的面前,盯着杨江,冷冷的问道。

  七长老杨江脸色有些难看,面对着灵玄的质问,一时间也是有些语塞。

  “七长老,我的问话,你听明白没有?”灵玄质问道。

  杨江不敢迟疑了,立马回答道,“听明白了。”

  灵玄又道,“听明白了,就立刻回答我!”

  “我……我只是觉得三长老说的有道理。”杨江尴尬的回答道。

  “呵呵……”灵玄笑了,带着冷意,“你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觉得我说的没道理,所以,觉得我闭关炼丹就是有问题,就是要对宗门不利?”

  “没有。”杨江立刻摇头,道,“宗主,我没有那样的想法,我……”

  “你什么你?”灵玄冷冷的道,“你刚才在外面说了些什么话,这么多人听得清清楚楚,难道,你要说大家都是聋子吗?”

  “……”

  杨江额头开始冒汗,冒冷汗。

  刚才他说了什么?

  此时的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可是,他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啊!

  他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让宗主出丑,让宗主名誉扫地,为三长老回来抢宗主之位铺路。

  所以,当时说出来的话,必然很难听。

  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当时的表现是非常强势的。

  现在,把握没有抓到不说,还引起了炸炉。

  宗主又是抓着这点不放,他能说什么?

  他拿什么反驳?

  一时间,他也只知道害怕,而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用阴谋论来妄加猜测本宗主,并且,强行破坏本宗主闭关进程,倒置原本已经要炼制而成的丹药,在最关键的时刻炸炉。”

  灵玄得理不饶人,一步上前,再次逼问道,“再加上,你扇动宗门弟子对本宗主进行抵毁,你说……”

  一顿,灵玄冷冷的道,“杨江,按照宗门的规则,我该怎么治你?”

  灵玄的话音刚刚落下,顿时,旁边的二长老便是站了出来,说道,“七长老所犯罪责有,以下犯上,恶意抵毁宗主,妄加指责宗主,并且,欲以阴谋论扇动弟子来制裁宗主,还破坏了宗门的规则进程,倒置炸炉,形成了非常恶劣的后果。”

  一顿,又道,“按照宗门门规,数罪并罚,纵然是长老,亦可直接废除修为,驱逐出宗门!”

  “……”

  听得此话,七长老杨江听得此话,脸色大变。

  目光之中,更是露出了惊恐之色。

  吓得他身体都微微有些颤抖了起来。

  然而,灵玄却没管这些,盯着杨江,冷冷的质问道,“二长老说的,你可有听清楚?”

  “我……”

  七长老杨江张了张嘴,咽了口吐沫,却是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了。

  “宗主,二长老所说的数罪并罚有点严重了吧?”

  然而,也在此时,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接着,一道身影分开丹阁门口的弟子,走了过来。

  来的这人是一个中年人,气势不弱,眉目之间有着浓浓的威严之色。

  “四长老!”

  “四长老!”

  “……”

  众弟子看到来人,连忙拱手行礼。

  被称之为四长老的中年人点点头,然后,一路前行,来到了杨江的身旁。

  杨江看到中年人,就像是看到了救星,眼中有了希望之光,立刻说道,“四哥,我……”

  然而,四长老却是拍了拍了杨江的肩膀,“我知道了,不用多说了。”

  说完,四长老看向了灵玄,微微拱手道,“四长老杨海,见过宗主。”

  “不用这么客气。”

  灵玄淡淡的笑道,“你四长老可是老三身旁的大红人,在第一域的天阳道宗都认识不少人,现在可谓是手眼通天了,你这大礼,我这个宗主可是受不起。”

  听得此话,四长老杨海也不在意。

  面不改色的说道,“宗主言重了,我杨海一天是火灵宗的人,终身都是火灵宗的人,我在外面再怎么吃得开,你也是宗主,我都得对你行礼,这是规矩,不能坏。”

  听得此话,灵玄就笑了,道,“既然,你还知道规矩,那么,七长老的事情,你怎么说?”

  又道,“你刚才说,你已经知道情况了,那么,敢问四长老一句,你说二长老说的判罚严重了,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判他?”

  “回宗主,怎么判罚按照宗门的规矩来,这本是没错的。”

  四长老杨海回答道,“只是,这定罪定得有些严重了。”

  “之前,老七联系三长老的时候,我正好也在旁边,也知道他们谈论的经过。”

  “后来,三长老也是担心老七可能会乱来,所以,让我回来一趟,让我看着老七,不要让他乱来。”

  “但,结果,我还是回来得迟了一点。”

  “不过……”

  一顿,又道,“我知道,老七是绝对没有恶意的。”

  “他也是担心宗主你的安危,才会选择冒然闯入丹阁的。”

  “至于他说的那些话,可能,确实是有胡乱猜测之嫌疑,但,要说是恶意抵毁宗主,那到也不见得。”

  “而煽动弟子,对宗主不利,这更是无从谈起了。”

  “老七只是一个排名靠后的长老,就他的身份地位而言,他就算是有这个想法,也没这个能力。”

  “所以……”

  再次一顿,又道,“我觉得,老七可能是听了三长老对宗主您的判断之后,对宗主您闭关炼丹的事情产生了怀疑,所以,想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他一个人又不好乱来,所以,就把弟子们拉了过来,借着弟子们壮胆,这才有胆子闯丹阁。”

  “他这么做,确实犯了错,但,我觉得,最多也就是无知的错,以及煽动弟子情绪的错。”

  “至于说,倒置宗主炸炉的事情,这纯粹就是无心之失。”

  “虽然有错,但,也希望宗主能够理解。”

  “也请宗主看到我们这些长老为宗门也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的份上,对老七从轻发落。”

  听得此话,周围的大长老等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不仅仅是他们,后面的弟子同样也是皱起了眉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只要眼睛不瞎,都看得出来。

  很明显的,七长老杨江就是在借机闹事,就是要借此机会让灵玄身败名裂。

  这一点,就连杨江自己,都在二长老宣布判罚的时候默认了。

  可是,杨海这位四长老一过来,就全部推翻。

  到头来,居然只是一个无心之失,以及一个煽动弟子的小问题。

  前者,压根不是问题,后者,完全就是一个小问题。

  因为,本身都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

  只要这样定性了,杨江就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

  甚至,杨江这位七长老倒置炸炉的情况,都是可以忽略的。

  所谓的从轻发落,基本上就是要不了了之了。

  不仅如此啊,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在最后面的那句话说――看在我们这些长老,为宗门立下汗马功劳的份上。

  这是邀功自重啊!

  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在警告灵玄,七长老杨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的背后,还着着我和三长老等人。

  你不要太过份。

  “按照四长老的意思,我应该就此原谅七长老,这件事情,就此作罢?”

  灵玄看着杨海,冷笑着问道。

  “这样自然最好。”四长老杨海点点头,“对大家都好,宗主也会在大家的眼中留下一个好名声。”

  “哈哈……”

  灵玄当即就笑了,大笑道,“杨海,你们这算盘打得未免也太好了吧?”

  “破坏我闭关,让我们受伤。”

  “还让我们炸了炉,更是在外面肆意的抵毁我们。”

  “现在,居然还让我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怎么?你们真没把我这个宗主当回事?”

  “还是真以为我这个宗主好欺负?”

  听得此话,四长老杨海摇了摇头。

  叹息道,“宗主何必把话说得如此严重呢?”

  “事实如何,大家心里都有数。”

  “老七确实也是无心之失,我觉得,宗主之前说的情况,就是对大家都好的情况。”

  “不然,真要是判罚得太重,老七和我心里都会不服的。”

  “不服的话,难免就有些冲突,这样,对于宗门的团结肯定不好。”

  这话,听上去似乎是苦口婆心的劝说。

  但,其实就是在威胁。

  只要长了耳朵的,都听得出来,这是在威胁灵玄这位宗主。

  听我的,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不要再闹下去了。

  再闹下去,对大家都不好。

  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会好看的。

  “呵呵……”

  灵玄冷冷一笑,说道,“杨海,我明确的告诉你,看在你们确实为宗门立下过功劳的份上,我可以退一步,可以不来个数罪并罚。”

  “也可以忽略他对我的抵毁,甚至煽动弟子来诬陷我的罪名。”

  “但,他强行破门而入,引发我炸炉,差点让我们三人直接身死的罪名,是无论如何都要按在他身上的。”

  大家都知道,宗主这是在让步了。

  但,四长老杨海却并没有觉得宗主退步。

  再次说道,“宗主既然没事,我觉得,这个罪名也应该取消才对,我说了,老七他也是不知者不罪。”

  “你觉得?呵,杨海,你是宗主吗?”

  灵玄怒了,目光一寒,冷冷的道,“要你来定个罪?我已经退让了,你不要给脸不要脸,真要逼得我数罪并罚,你也好,三长老也罢,别到时候都收不了场。”

  听得此话,原本一直很平静的杨海,也是皱起了眉头。

  他沉声道,“宗主既然执意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又道,“我的要求不高,既然宗主你说你是在闭关炼丹的时候,因为老七的破门,而引发了丹炉的爆炸,那么,宗主可否证明一下你的炼丹能力?”

  “不需要你炼太久的丹。”

  “只要一天!”

  “你只要能够通过持续控制特殊元火炼一天的丹就行。”

  听得此话,灵玄的眉头皱了起来。

  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他的能力,他自己清楚,控制特殊元火的极限时间是半天。

  要控制一天,而且,还要用来炼丹,那就不可能做得到了。

  “还有,不知道宗主炼的是什么丹?”

  杨海再次发问道,“居然需要炼这么久的时间?可否将丹方给我看看,以我的能力和身份地位,应该是有能力对丹方进行一下评估的。”

  “最后,为什么破门会引发炸炉?”

  “我炼了这么久的丹,还真不知道谁炼丹的时候,门一推开,就会炸炉的。”

  “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个原理是什么吗?”

  说完之后,杨海盯着灵玄,道,“宗主,只要你能给我这三个问题的答案,那么,老七的罪名,我们就认了!”

  又道,“但,如果这三个问题的答案,你给不出来,那么,老七的罪名就不成立了。并且,还希望你向全宗的人道歉,再解释你进丹阁到底在干什么!”

  说完,目光之中更是露出了一抹略显高傲的冷意。

  并且,还带着一抹淡淡的不屑之意。

  似乎是在对灵玄――我说了,让你老实的接受了,你不听,现在感觉如何?是不是下不来台了?可惜,我同样也不会给你机会!

  灵玄确实非常的恼火。

  但,恼火有什么用呢?

  恼火也发不出来啊!

  这么多双眼睛在盯着,在等着他给出一个答案呢!

  后面的两个问题先不急着回答,就第一问题,他就解决不了。

  换句话说,他被压制得死死的,根本没法动弹了。

  “宗主怎么不说话了?”

  杨海傲然道,“是没办法解释了?是回答不了我的问题了吧?”

  “别说只是一天,再来两个月,甚至是半年,宗主也依然是可以将特殊元火控制得稳稳的。”

  这时候,突然有人插嘴了。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就见灵玄这位宗主身后那位非常狼狈的刘浩缓缓的走了过来。

  边走边说道,“只是,四长老在这时候提出这种要求,不觉得很过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