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诸天演道

第170章 有个童子叫林灵素

诸天演道 鹿食萍 11275 2020-07-27 02:22

  一秒记住【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xbqg6.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洛阳府尹周藻行的门前。

  “正一道门青城山陈希象。”

  听到陈希象的自报来历。

  门外的带刀护卫挑了挑眉头,又上下审视了一番,道:

  “青城山道士?”

  沉吟片刻。

  他回身对背后的一人道:

  “去令府上查验一番,看看青城山的道士度牒之中,是否有这么一人?”

  “这?好罢。”

  一开始那个上前来要驱逐陈希象的护卫皱了皱眉,最终还是转身进去了府中。

  查验的速度很快。

  既然府尹专门有请道门真人,自然不惧被什么山野狐道冒名顶替。

  以道宋天下对于道门的亲善,再加上这方天地是修炼体系超然的世界,自然有一套神异的方式来查验。

  那护卫只是转身进去在一面古镜上用朱红毛笔沾着墨水写上了“正一道门青城山陈希象”这几个字,旋即镜面就显现出了字迹。

  片刻之后,他走出来却是沉着脸,对着年龄大的人道:

  “的确是青城山的一个小道,有造册,但青城山的道籍显示,此子修为才不过肉身第一重易筋,这也能让他进去?不行!”

  “一个是个勉强混得道士之号的小子,这也能放进去的话,成何体统。”

  之前这人呵斥陈希象也敢称道士,是有原因的。

  在这道宋天下,因为道宗皇帝崇道,是以按照天下的修行境界,给道门中人都有特殊的封号。

  第一步肉身修士才可称“道士”。

  到了先天境界,便可加封“真人”。

  而第三步成仙境界,则是由道宗皇帝亲封“仙人”。

  陈希象在青城山一直没显山露水,再加上下山之后,修为也没有汇报宗门,是以当然修为还在门中的记载,没有变化刷新。

  门口。

  陈希象将二人的交谈听在耳中。

  他心内叹息。

  就在他准备不得不“人前显圣”一下的时候。

  哒哒哒~~

  突然有马蹄的践踏和车轮碾压声过来,从远处驶过来一批马车,来到周府尹的门口停住,一道声音从轿内传出:

  “我见这位道长年纪虽然尚小,头顶却喷出一股如虹精气,并非俗人,不如让他跟我一起进去见一见周大人再说如何。”

  伴随着声音,马车上的一个车夫走了下来。

  这车夫生的剑眉星目,器宇轩昂,面带一股侠气。

  在这青年车夫下来之后,马车的帘子被一只黝黑的大手撩开,旋即走下来了一位面如黑炭,额头有一弯月牙的中年男子,气质威严,面相厚重。

  “此人……”

  陈希象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这般熟悉的面相,在这道宋天地,普天之下怕只有那个人。

  果然。

  见到黑脸中年出现之后,立即周府尹门口的一种护卫,全都面露惊色,忙单膝跪下见礼道:

  “包大人!”

  听到这一声。

  陈希象眸中微微一亮,眼中多了些笑意。

  果然是包拯。

  那么,这位赶车的青年就是……

  那位南侠?

  陈希象朝着青年车夫审视过去,发现这青年车夫一身气息雄浑,肌肤都隐隐生出光彩,赫然也是先天宗师的境界。

  而护卫在这时候,根本没有了任何异议。

  “既然是包大人开口,三位请,我等这便去禀报大人!”

  早就听说包大人要升任开封府尹,沿途经过了洛阳,而以他和自家大人的关系,肯定是要来拜访的,估计也是为了自己大人最近发愁的那柄刀之事而来,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

  “小道长请。”

  包拯微笑着负手在后,对着陈希象道。

  青年车夫在背后跟着。

  而一位护卫早就赶紧去通知府尹周藻行了。

  陈希象和包拯以及那青年车夫走入这府上之后。

  陈希象微微一笑,道:

  “多谢包大人带贫道进来,但贫道却有些疑惑,为何大人愿意带贫道进来?”

  包拯闻言,捋须一笑,道:

  “不瞒小道长说,包拯自幼眼患奇疾,能见寻常人不可见之物,曾遇过一位道门真人,他言包拯这是一双火眼,能查人鬼之气,方才包拯在极远处便见到了小道长一身气息从头顶冲霄而上,包拯虽然不懂你们修行人的事,但却也能从这点看出,道长是有修为在身的奇人。”

  “既然那些护卫查验明了道长的身份无误,那包拯自然不介意为周大人将道长带进来了。”

  陈希象闻言,心中微微波动,看向了包拯的双目:

  “包大人有火眼?”

  只用肉眼看看不清楚,陈希象便用神识运于双目。

  只一眼看去。

  轰!

  顿时其视线所观之包拯身上,一股正大阳刚的精神从其头顶冲霄而上。

  居然对他都隐隐传来了一股灼烧感。

  一个肉身孱弱如此的普通人,神魂居然如此正大阳刚。

  陈希象当即收回神识,心中啧啧道:

  “不愧是铁面无私的包青天,这股聪明正直的读书人念头神魂,阳刚浩大,若是他修我的鬼仙,岂不是立即就能出窍,附体,夺舍他人。”

  随即陈希象想到了前世的一个传说,据说包拯能够日审阳,夜审阴,于是死后成为了地府的阎罗王,总领十殿。

  虽然道宋天地之中,并没有天庭、地府之说。

  但现在听到包拯说自己有火眼,能见人鬼之事,让他不由想到了一些什么。

  “难道……”

  陈希象暂时将这个念头压下,也没有露出多少对于包拯那一身正大阳刚的神魂的特殊反应,赞道:

  “天降异能,必有大任,包大人未来造化不小。”

  包拯看陈希象表面上看去年龄小,说话语气却是成熟稳重。

  他不由笑着摇头:“道长过誉了。”

  不过这火眼异能,的确让他能够目光如炬,轻易分清颠倒黑白,断案如神。

  三人在周府尹府上走了不过几步。

  前方就传来脚步声和大笑声音:

  “早就听闻包大人要从我这里路过,升任开封府尹,料到包大人一定会来我这,果真今天就来了。”

  伴随着声音,远处走来一队人。

  其人头戴发冠,气宇轩昂,皮肤保养的很好,看起来才三四十来岁,正是洛阳府尹周藻行。

  没过片刻。

  周藻行带着一队人就来到了面前,跟包拯打过招呼之后,旋即看到了陈希象,即便看到了陈希象的年龄,也没有表露什么,反而极为客气道:

  “这位就是陈道长了吧,可也是为那柄刀来的。”

  显然是在陈希象和包拯进来之前,他便已经收到了下人的通知。

  陈希象淡笑点头,对着周藻行道:

  “不错,正是为大人府上那口刀而来。”

  周藻行感激道:“多谢道长。”

  他才说完。

  就听包拯也沉声道:

  “其实包拯专门为此事而来,那传出你府上这把刀消息的女子居心叵测,我专门将展护卫带了过来,以展护卫的武道修为,应能帮你镇压一部分想要盗刀之人。”

  周藻行闻言大喜。

  “太好了,本就有全真教的玉阳真人和一些道长提前在府上坐镇,若再加上展护卫……这位小道长,此次前来洛阳的那些武林中人,必定不能闹出大乱子。”

  他不可避免的目光忽略了陈希象,转而视线都关注在了那青年车夫身上。

  展招展护卫,这可是包大人的得力爱将,在江湖上有南侠之名。

  周藻行话语之间只是礼貌性的提了一下陈希象。

  因为他收到了护卫的提醒,知道陈希象在青城山那里的道籍上记载之修为,才不过肉身一重而已,所以下意识的不太看重。

  陈希象并没有介意这大人的态度。

  反而,他注意到了这洛阳府尹口中提到的玉阳真人。

  陈希象若有所思,对周藻行道

  “那位玉阳真人,可是王处一?”

  周藻行含笑道:“正是这位全真教的王真人,在本官广发求道令的时候,适逢这位全真教的王真人在洛阳附近,王真人嫉恶如仇,当即就赶来了府上,表示愿意帮本官镇守那柄祸事宝刀。”

  果真是王处一。

  陈希象面上一片冷淡笑意。

  天下道门道士逃不出正一和全真两脉的。

  就算先来这里的不是王处一,是其他全真一脉的道士,估计也是要和自己水火不容。

  更何况,他半年多以前才废掉修为的那人,正好是这王处一的徒弟。

  这可是有些冤家路窄了。

  才说出那番话的周藻行,也后知后觉的想到了面前这个可是正一小道士。

  他心内暗道:

  “希望玉阳真人不要和一个小道过不去,不然的话,他可不要怪本官不讲情面。”

  在周藻行心中,任何一个愿意为自己镇守那口刀的道士,都是诚心可贵的人,虽然眼前这小道士年龄较小,但也是一片赤诚。

  若是里面的老真人王处一会在这么一个小道身上爆发出正一和全真的冲突,那么就是跟他周藻行过不去。

  周藻行心里闪过这些念头,面上却是呵呵一笑,道:

  “两位先请进,其实除了王真人以外,府上还有一位贵客。”

  他这话主要是对包拯说的,但也有为化解刚才尴尬的意思。

  包拯适当表现出惊奇,问道:“哦,周大人还有贵客,不知是哪位,包拯可认识?”

  周藻行露出淡淡笑容,道:“这个人最近刚被贬官,也游历到了洛阳,到了洛阳后就无赖的住在了我这里,赶都赶不走……”

  说罢,他说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听闻这个人的名字之后,包拯面色露出古怪又惊喜的表情:

  “这苏东坡居然跑来洛阳了?”

  苏东坡?!

  陈希象不由得心中一动。

  但却不是为苏东坡,而是……

  那个在未来差点灭了佛教的人,似乎就在苏东坡身边做过童子。

  陈希象当即好奇,挑眉开口,道:

  “这位东坡先生的身边,是不是还跟着一个叫林灵素的童子?”

  “咦?”

  周藻行不由面色惊异。

  正想问陈希象为何知道。

  几人边走边行。

  前面已经传来了豪迈爽朗的一个男子大笑,道:

  “童儿,我怎么没想到你如此出名?”

  几人循声望去,立即看见了声音来处。

  那是一个身穿宽袖大袍,脚踩芒鞋的中年文士,浑身一股风流气质。

  在他身边,则是跟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童子,眸光比平常小孩成熟一些,却也还是因为自己名字被素不相识的陈希象知道,表示出了十足的疑惑。

  也就在苏东坡开口之后。

  后面又传来了一道沉稳的笑声,声音隐隐带着磁性,好似空谷中回荡的一般,出现在众人耳畔:

  “哈哈,大人今日府上来客这么多吗?”

  那是从不远处走过来的一个道士,一身黑色道袍,看上去年纪不过三四十岁,但是一经出现在众人眼中,立即就好似成为了现场的中心一般,夺走了这府上的一切风水气场。

  其眸光如月,肤色如美玉,虽然是道士,但却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

  “王真人来的正好。”

  周藻行大笑一声,道:

  “我来给你们介绍,这位就是全真教的玉阳真人王处一,那三位是包大人,南侠展昭,以及正一青城山的陈希象道长。”

  王处一听到包拯和展昭的名字的时候,还是面含微笑。

  但紧接着听到“正一青城山”“陈希象”几个字之后。

  他的笑意一点点的消失。

  而后目光注视向了陈希象。

  “你就是撕下我徒弟志敬一条胳膊还不算,更将他修为都废了的那个青城山……陈!希!象!”

  最后三个字,这位玉阳真人一字一顿而出。

  一双眸子之中。

  已然好似万载寒冰一般,扩散出了寒意!

  只这一瞬之间。

  立即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浑身的汗毛倒立而起,似乎周围的环境电闪般进入了寒冬腊月。

  一缕缕无形的风,都有了杀意!

  更重要的是听到了王处一这句话的其他人,纷纷面色大变。

  而后,他们转身看向了陈希象。

  周藻行面色青白变幻:“这……”

  这么冤家路窄的吗?

  包拯则是眉头为之紧皱:

  “玉阳真人,是不是有何误会?”

  然而包拯的这句话才说出。

  陈希象开口了,语气里带着淡淡一笑,道:

  “包大人不必如此,他说的又不是假的,乃是事实,当然不算是误会。”

  此句话一出。

  玉阳真人嘴里发出了“呵呵呵”的莫名冷笑,脸上已经气得发青。

  在场众人再次面色变化。

  乃是……事实?

  不是误会!

  那也就是说,你却是撕掉了这玉阳真人徒弟的一条手臂不算,还废了那个人的武功?

  一刹那之间。

  不只是包拯、展昭都惊讶看着陈希象。

  连远处的苏东坡和林灵素,都是一阵惊诧。

  明知自己与玉阳真人有废徒断臂之仇,还敢过来见他,更重要的是,还敢当着他的面说得这么轻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