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替嫁医妻:亿万老公超给力

第1083章 同归于尽

  一秒记住【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xbqg6.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83章 同归于尽

  这个可能性时晏礼同样设想过,只不过陆青奂至今仍在昏迷中,就算想做什么也不太可能。

  即便如此,时晏礼还是联系了巡局那边,请他们加强对陆青奂的监视,以防再生意外。

  毕竟当人被逼至绝境后,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尤其是像陆青奂和贺明启这样没有道德底线可言的恶人。

  可谁也没想到,意外会来得如此迅猛。

  “妈咪,云医馆被袭击了!”乖乖窝在旁边一直没有打扰他们的团子小脸忽然出声,抱着平板跳下沙发,举起来给云安安看。

  “什么?!”

  云安安立刻接过了平板,身边的时晏礼和时清野也跟着往上面看去。

  当看清视频中兵荒马乱的景象后,三人的脸色齐刷刷地变了。

  十分钟后。

  云医馆外圈已经彻底被巡逻车包围起来,门口五米处拉着红色的警戒线,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这里半步。

  可被持枪巡员拦在警戒线外的人却拼了命地想冲进去,惊恐的哭声中伴随着暴躁的怒骂不断响彻在这片天空下,场面混乱不堪。

  医馆内,却安静得宛如一座坟墓。

  “都过了这么久云安安还没来,看来她根本就没把你们这些人的命当回事,到了生死关头还不是弃你们于不顾?”陆青奂一手紧扣人质的脖子,双眼阴鸷地扫过馆内的所有人,“也就你们这些蠢蛋才会拿她当救世主!”

  在馆内的客人和工作人员全都蹲在角落里,一声都不敢吭。

  陆青奂脸上的表情狰狞了一瞬,突然收紧了扣着人质脖子的手,“云安安要是再不出现,每过一分钟,我就杀一个人,先送你们下去给她陪葬!”

  哪有这样的?!

  角落里的人纷纷面露惊惶,心中的惧怕被无限放大,甚至对迟迟没有出现的云安安,生出了丝丝怨怼。

  或许真像这个疯子说的,云安安怕死不敢来,才把他们丢在这里……

  这些恶念刚升起,医馆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冷静沉着的女声。

  “陆青奂,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把他们放了,我当你的人质。”

  方才还面如心死的人们眼睛倏地一亮,齐齐看向了门口。

  是云安安!

  他们险些喜极而泣,云安安来了,他们不用死了!

  看着云安安那张和云舒画相似到极点的脸庞,陆青奂满心厌恨,脸色也变得越发扭曲。

  “云安安,你让我好等啊。”

  云安安眸露沉凝,垂在身侧的手腕轻轻翻转,泄露了半抹金色。

  就在那抹金色即将射出之际,云安安双眸蓦地瑟缩了下,心绪一阵翻涌。

  几秒后,她不动声色地收起了指尖的金针。

  “陆青奂,”云安安一步步走进医馆里,站在了陆青奂的对立面,看着在她手中苟延残喘的人质,纤指紧握,“你千辛万苦从医院里逃出来,不就是想要报复我么,我现在给你这个机会,你敢么?”

  话音刚落,藏在云安安耳后的小型通讯器里就传来了巡员长严厉的制止声。

  “她手上有人质,千万不要激怒她,以免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云安安置若罔闻,轻笑声又走上前了一步,直视着陆青奂阴鸷的眼睛,丝毫不惧:“你连在自己身上绑炸弹都敢,却不敢让我和这个人质做替换,你就这么忌惮我,怕我毁了你的计划?”

  这段话一字不漏地通过通讯器,传达到了所有巡员,包括时晏礼的耳中。

  所有人心中大骇。

  炸弹?!

  陆青奂竟然在自己身上绑了炸弹!?

  难怪馆内的客人会那么听话,没有一人敢反抗。

  若是陆青奂突然发狂,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巡员长当机立断,立刻联络总局请求支援,调派拆弹专家,并且让人疏散周围人群,不准民众再靠近云医馆半步。

  “时先生,也请您先到外面等候消息,医馆内部的情况我们会实时跟进,请您放心。”巡员长道。

  “抱歉巡员长,我想我有必须要留在这里的理由。”时晏礼双拳紧握,目光从某处收了回来,一字一顿道,“我妹妹还在里面。”

  医馆内。

  陆青奂扯开身上的外套,便露出了绑在腰上那一圈炸弹来,看得在场所有人头皮发麻。

  配合着她脸上狰狞得瘆人的表情,仿佛从地下十八层爬上来的恶鬼般毛骨悚然。

  胆子小一点的,已经被吓晕了。

  “这些,可都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陆青奂笑得极其猖狂,“你不用故意激我,就你那点小把戏,我看得一清二楚。你越是在乎这些人质,就越是暴露你的软肋,只要我手里捏着他们,不愁弄不死你。”

  “云安安,你就和你那个婊子妈一样,惯会假装善良。”

  云安安紧抿着唇,眸中异光一闪,冷嘲道:“是么?陆青奂,我说你蠢还是蠢好呢?”

  “你说什么?”

  “你如果真的想死,在我走进这里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按下遥控器引爆身上的炸弹,和我同归于尽。”云安安嗓音冰冷,“你没有,是因为你想让我死,但你还没活够。”

  陆青奂眼神阴沉了一刹,“你倒是真不怕死。”

  “这世上没有人不怕死,我也一样。只是被炸得面目全非、身首异处的死法太难看,将来这些照片传出去,也是不美。不如,我们来谈笔交易。”

  “哈哈哈哈!”陆青奂仰天大笑几声,“云安安,你害得我陆青奂锒铛入狱,陆家家破人亡,一桩桩一件件加起来让你死一百次都不足惜!你居然还有脸跟我谈交易?”

  越说陆青奂的情绪就越发激动,被她扣住脖子的人质眼白一翻,就快要撑不下去了。

  云安安手心里全都是汗,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紧张,“你最疼爱的儿子陆泽风还在监狱里,难道你就不想救他?”

  陆青奂的笑声停止,看着云安安的目光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比起这些人质,对你而言更有利用价值的人,应该是我,不是么?”

  闻言,陆青奂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你这个小贱人倒是有几分聪明。好啊,你走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