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五百九十章 鲲鹏心脉,浪之密室!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14581 2020-07-27 19:52

  一秒记住【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xbqg6.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噹、噹——

  滋、滋——

  “李长庚,你有种给我个痛快!”

  “啊!你杀了我,有本事你杀了我!”

  “你是不是人!你还是不是——啊!”

  惨叫声。

  并非耳朵听到的惨叫声,而是元神感知到的神念波动。

  云霄那薄薄的眼皮轻颤了几下,缓缓睁开,眸中有一瞬的茫然,随之迅速恢复清明,有些机警地坐了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

  她正在一处华美的宫殿中,宫殿开凿在某处山体内,入目有嶙峋怪石,也有众多珍稀的宝材,更难得的是此地灵气充沛,但外面却是灰蒙蒙的混沌气息。

  云霄刚要运转仙力,就捕捉到了那熟悉的气息,仙识也见到了殿门外台阶上的背影,绷紧的心神迅速放松了下来。

  心底划过几幕光影,光影定格在李长寿持枪炸开鲲鱼后背、一跃而起。

  云霄不由露出几分温柔的笑意,还未消散的疲倦感,让她略微有些不适。

  突然感觉到有衣袍自上身滑落,云霄低头看去,看到的是李长寿的一件道袍。

  再看自己,竟也只是穿着内襟,染血的长裙被叠放在枕边。

  不知为何,她俏脸泛过少许红晕。

  ‘这就是后天生灵的羞涩之意?’

  云霄如此想着,起身将道袍披上,纤指自上而下划过道袍,让它变得修身贴切。

  这就是生灵的爱美之心了。

  已经没事了。

  提起归鞘的青萍剑,云霄缓缓起身,三千青丝如瀑滑落,又禁不住抬手摸了下自己脸颊,仙识在心底呈现出几幅她昏迷后的简单画面……

  她昏迷醒来后已第三次面红。

  “轻浮。”

  她轻念了声,殿前台阶上的李长寿背影一僵。

  也就情不自禁占了点便宜……

  果然是他孟浪了?云霄骨子里很保守?

  揭过、揭过,这事不回想就不会有描述,不会有描述就不会遭遇混沌海中路过的诸天最高神兽。

  云霄脚尖轻点,自殿内缓缓飘飞而出,长发自行盘起简单的云鬓,因法力空虚更增几分柔弱之意。

  她尚未落在殿前,已将此地情形尽收眼底。

  这是一处混沌海中的密地,且比前两次遇到的‘鲲鹏洞府’,要宏伟、完备许多。

  少说也有数百条大道在此地交错,构造出一处相对稳固的天地。

  又有各类阵法分布在各个方位,吸纳混沌气息、分解为五行阴阳灵气,将此地打造为混沌小仙境。

  主体是一座黑黝黝的巨石山,其上有灵泉溪流、飞石瀑布,也有密林湖泊、幻境秘阵。

  阵法虚幻出的蔚蓝天空飘着几朵白云,也并非一动不动;

  微风拂过,此地所藏的生机散发而出,让人心旷神怡。

  大殿在山体内部,若是爬上此地山顶向外看去,混沌海竟如云海一般,只不过阴沉了些。

  这里是鲲鹏的老巢?

  云霄走出大殿,不自觉便被视线余光捕捉到的画面吸引,扭头看去,却见鲲鱼庞大的身躯漂浮在圆罩状的战法光壁外,那般宏伟巨大,如山脉。

  “感觉怎么样?”

  李长寿起身看了过来,含笑问道。

  云霄单脚下点、目中带着几分温柔笑意,与他静静对视了一阵,而后错开视线,应一声:“已恢复了。”

  李长寿点点头,心底浮现出几个对话选项。

  真男人,这时候绝不能用‘抱怨’来表达关心,说什么‘你怎么不跟金鹏一起追上来,自己一个人冒进多危险’这种话?

  人仙子拼死拼活追上来,不就是因为心底着急吗?

  “让你担心了,”李长寿目中流露出几分自责,“是我应变太过仓促,没能妥善安排好后面之事。”

  云霄轻轻摇头,提着青萍剑飘下,道:“是我有些失了分寸,对你不够信任。”

  “不说这些了,”李长寿转身看向下两个台阶处。

  云霄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一条丈长的大鱼被捆绑在小戮神枪上,在一堆三昧真炎上缓缓晃动,大鱼的身体有些虚淡,此时已没了气力呼喊怒骂,只剩不断抽搐。

  李长寿眼中带笑,抱起胳膊,长叹一声:

  “可惜啊,可惜,我出手还是晚了一步,让它的元神强行吸纳了鸿蒙紫气。”

  云霄轻轻眨眼,已是想明白其中关键之处,传声问:“你不想要这一缕鸿蒙紫气?”

  “上限太低,若我此时只是个金仙境炼气士,自是不会犹豫。”

  李长寿传声回道:“而且时间点不对。

  此时我若直接与天道相融,怕是很多事就要以天道的意志为主,没了斡旋的余地。

  莫要对旁人说这个。

  此前我在鲲鹏体内,逼迫他元神现身与我大战,又故意留手,逼的他元神强行融了这道鸿蒙紫气。

  此事,道祖师祖最多治我办事不力,不会对我直接出手。”

  云霄问:“之所以出现变数,是因师祖放出了真正的第九缕鸿蒙紫气?”

  “嗯,”李长寿面色凝重地点了下头,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此间事有些复杂,不过你不必担心,道祖老爷犯不着跟我一个小弟子过不去。”

  “可……”

  云霄有些欲言又止,她看着李长寿嘴角露出的淡淡微笑,也露出几分笑意,“你比我擅谋划,听你的便是。”

  李长寿笑道:“多谢仙子前辈体谅。”

  她秀眉轻皱,想到了心底刚划过的那几幅简单的画面,嗔道:

  “你便是如此不尊前辈。”

  李长寿刚想接几句俏皮话,却见那大鱼凝成一名黑脸老道,面露凶相,同样被绑在小戮神枪上,顶着三昧真炎的炙烤,骂道:

  “你们两个打情骂俏够了吗?可敢给贫道一个痛快!”

  “哼!”

  李长寿立刻换上了一副正气凛然的表情,骂道:

  “杀了你?便宜了你!贫道还要拿你回去,交给通天师叔处置!”

  鲲鹏元神骂道:“不曾想,贫道一世声名赫赫,最后竟败在了你这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手中!”

  李长寿抬手摸了摸下巴,此前就已恢复了真容。

  开玩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趁云之危,在安放云霄侧躺时顺势偷亲了一下,用伪装那就太不像话了。

  文明洪荒,从尊重道侣开始。

  李长寿正色道:“贫道修道也已有数百年,何来乳臭未干一说?

  鲲鹏你不过是败给了自己的贪婪,当时若不吞我入腹,如何会处处被动?”

  鲲鹏面露怒色,并未接话,但面容渐渐有些绝望,最后冷笑了声。

  “你比你那同乡人,确实更聪明一些。”

  李长寿看了眼云霄,仙子大人却只是面色平静地望着那边的鲲鱼,很聪明的不去多问多管。

  但现在,趁着此时远离混沌海,且金鹏他们一时半会找不到此地方位的机会,李长寿决定,让云霄对自己多一些了解。

  虽然有些计划,他不会开放知情权限给任何人,但自己的一些基本状况,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形,也要让云霄心里有数才行。

  “你说的我这个老乡,跟你很熟吗?”

  “呵,”鲲鹏冷笑了声,“贫道炼制的旧蜕,也就是那第二元神之法,就是他所赠。”

  “那,他是谁?”

  李长寿皱眉问出这般问题,鲲鹏一怔,目中流露出回忆的神色,但每到关键时刻,眼神就会变得无比茫然。

  良久,鲲鹏道:“一团迷雾。”

  “果然,是从道的层面抹掉了他的存在。”

  李长寿低喃一声,皱眉思索。

  侧旁云霄禁不住问:“你在找上古的某个前辈吗?我或许能知道一些线索,毕竟我也是远古生灵。”

  李长寿对云霄眨了下眼,当着鲲鹏的面,将自己所知的浪前辈信息汇总了一下。

  姮娥仙子的老师;

  盘古开天地的小帮手,但因为与先天神魔大战时被盘古神误伤,沉睡过了一整个远古,第一次醒来造了个第二元神假身份,第二次完全醒来已是在远古末期;

  间接导致巫妖大战爆发;

  暗中指点过女娲圣人造化人族;

  与鸿钧道祖相熟,且相爱相杀;

  被天道与道祖联手镇死,抹掉了一切存在痕迹,修改了姮娥等记忆,只留下了唯一知情但绝不会开口的女娲圣人知晓全部之事;

  喜欢打牌;

  很浪。

  云霄:……

  鲲鹏突然道:“我有他许多遗物,若你能放过我,我便将……”

  “这位前辈的遗物不都是在那里吗?”

  李长寿下巴对着鲲鱼的身躯抬了抬,“若我所料不错,在你身躯的要害位置,应该有密室或者宫殿。

  你元神中有一道印记,似是被人强加的,若你违背某个诺言,这印记便会直接将你元神覆灭,可对?”

  鲲鹏元神的面色无比阴沉。

  李长寿观察着鲲鹏的面容,又笑道:“若我所料不错,那密室就在你心脉中,上面有你破不开的禁制,若强行破开,就会与你玉石共焚。”

  话语一顿,李长寿见鲲鹏元神目中流露出几分不解,心底顿时明了了些,继续道:

  “如此看来,这位前辈在冒险强行走最后一步时,已预感到了自己的失败,留下了一些后手。”

  “你是他转世?”

  鲲鹏元神目中迸发出一股股强烈的恨意,“你自始至终都在耍我!?”

  但随之,鲲鹏又怔了下,低喃道:

  “不、不对,道祖和天道绝对不会让他留下任何痕迹,你现在的修为还没被天道禁锢……

  你是谁?

  你到底是谁!”

  “天庭文臣,太白金星,太清观前小道童。”

  李长寿道袍一摆,鲲鹏元神当即就被小戮神枪拽了起来。

  “既然我家仙子已经醒了,在你身上也问不出什么消息了。

  走吧,去看看这位前辈,到底留下了什么东西,又为何知道会有我这个后来者。”

  云霄听到那‘我家’二字,目光依依没有应话。

  鲲鹏却是冷笑一声,闭目等死,一副不愿配合的模样。

  但鲲鹏突然感觉到了两道锋锐的目光,睁眼看来,却见李长寿托着斩仙飞刀,葫芦口喷出的云雾中,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鲲鹏。

  李长寿淡然道:

  “不是你喊着让我来混沌海吗?前辈。”

  鲲鹏元神下意识打了个冷颤,整个元神痴愣了片刻,颓然一叹。

  “你们家乡,到底有多险恶,才能催生出你和那家伙这种狠人。”

  李长寿:……

  普通蓝星人,中等小水瓶。

  ……

  带着鲲鹏元神回到鲲鱼体内时,李长寿自是将斩仙飞刀收了起来。

  毕竟那大巫羿的精魄已经被唤醒,这些事自己也就只会让云霄知晓,不便让第三人知。

  鲲鹏元神?

  这般祸害,李长寿自然是在考虑如何保留它极速的前提下,对它元神尝试进行一波清洗、改造、禁制,不能让他有再次开口的机会。

  真·法宝人。

  虽然李长寿觉得自己这波已经够狠了,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增长的见闻,让他就恍然感觉,自己只是……

  是个善人。

  带着云霄向前,自然就不能沾染血污。

  李长寿用仙力撑开一条结界,并让玄黄塔悬浮在他与云霄中间。向前行走时,反复为鲲鹏元神增加禁制。

  但凡鲲鹏动用身体内存放的半点法力,小戮神枪就会点出一根根倒刺,让鲲鹏元神重伤昏迷。

  身处险地,自是不敢冒进。

  李长寿此前猜测的不错,那密室就在鲲鹏的心房之中,潜在了鲲鹏主心脉壁上。

  靠近主心脉时,有一条曲折蜿蜒的小路可直抵此处。

  若将鲲鹏身躯看做死物,前方那镶嵌在暗红色‘岩壁’上的古朴石门,充满了某种历史的沧桑感。

  但只要一想到这里是鲲鹏体内……

  李长寿总有一种不适感。

  “就是这了。”

  鲲鹏元神低沉的提醒,目光复杂地注视着面前的石门。

  漫长的岁月中,他用尽了办法,想尽了主意,都未能开启这道十丈高的石门,甚至摸不到任何门路。

  李长寿袖袍挥舞,将鲲鹏元神彻底封死,与云霄站在这石门前,一阵揣摩。

  石门空白无物,中间有一道缝隙,两侧镶嵌在鲲鹏的心脉血肉之中。

  仔细感应,这石门与鲲鹏的心房浑然一体,其内有诸多繁复至极的禁制。

  李长寿修道日浅,对禁制之道钻研不深,但只是看到这一面光滑的石门,就能直观感受到,缔造此地者,在符法禁制一脉有着极为高深的造诣。

  拥有漫长时光,果然就可以为所欲为。

  云霄道:“我先试试,你且小心些。”

  “你法力还未恢复,”李长寿主动向前迈出半步,将云霄挡在身后,对着前方缓缓推出一掌。

  轰隆!

  石门轻轻一震,鲲鱼庞大的身躯一阵哆嗦。

  李长寿看了眼被捆成粽子状的鲲鹏元神,沉吟几声,刚想尝试其他办法,石门上出现了一个闪烁的光点。

  随后,光点后出现了一行小字,一行与洪荒天地所用文字截然不同的小字。

  ‘Jiancedaorenzuqixi。’

  这是?

  有意思,凭借自己当年鏖战四六级的外文水准,竟然认不出这个复杂的单……

  呃,‘检测到人族气息’?

  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刚想吐槽,那小字闪烁后消失不见,石板上出现了两个光点,而后出现了两行【拼音】。

  洪荒的认字识字都是以字为准,拼音这套‘罗马字拼音法式’,并未出现在洪荒。

  换而言之,这位浪前辈是有意给自己这个同乡人留下了特殊的口信。

  还以为有什么【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这种对暗号。

  没想到,一个最基本的拼音,其实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认证方式’。

  ‘如果你现在制住了鲲鹏,就点这里。’

  ‘如果你现在被鲲鹏制住,就自尽吧。’

  李长寿皱着眉头,用仙力点了下前者所标注的区域,其上浮现出了一行洪荒通用文字。

  【同乡认证十二题。

  第一题,一加一在什么情况下等于三?】

  云霄眨眨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李长寿用笃定地口吻道了句:

  “在算错的情况下等于三。”

  【第二题,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

  “赤旗的世界。”

  【第三题,近代压在人民头顶的三座大山是?】

  “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

  【第四题,一剪寒梅傲立雪中,请用你最熟悉的音律唱出来。】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

  “嗤!”

  云霄在旁忍不住笑出声来,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

  他刚才,有跑调?

  …

  一连十二个问题,李长寿接连答了上来,没有多少犹豫,几乎都是上辈子的常识、这辈子不可能有的经历。

  而且,这石门在答题过后,也显示出了规则。

  十二道问题答对八道,即可开启这道石门。

  石门上光点轻轻闪烁,上面浮现出了一行行小字,李长寿仿佛听到了一声长叹。

  【你见到了这些文字,也就证明我彻底输了。

  行吧,本来就已经做好了这个觉悟,跟鸿钧不是我死就是我亡,但有些事不得不去做,人死不过鸟朝天,拼的就是这个尿性。

  终究是我的错。

  我在天道的推演中,看到了你的到来,老乡。

  不用担心,你不是我的转世身,你只是一个被选中的可怜人,我这里也没什么好留给你的,估计鸿钧和天道会把我的一切都抹掉。

  这就是我们几个的游戏规则,愿赌服输。

  哦,对了,我有个三界第一美人的徒弟,估计你这层次也接触不到,就不给你安排这事了。

  还有,我还存了几滴盘古本源精血,不过感觉你这水平也用不上,就不告诉你在哪了。

  既然我已经输了,也就不必将这个沉重的任务交在你手上,天地怎么发展不是发展,客观不能以主观意志转移嘛。

  到此为止吧,不必追寻下去了,在洪荒好好混混,这里仙子多又漂亮,说话又好听,心思又单纯。

  你应该看到了我那个年记吧,后面的那几页是我亲手撕了的,不用多问,问就是中二病犯了。

  鸿钧是个不错的老东西,你在他手底下混,别有打破天地均衡的念头,一般不会出事。

  吃亏是福,别跟我一样争强好胜。

  对了,如果遇到金乌一族的小太子,也就是那个陆压道人,替我关照下。

  这道门后面有我给你的一些见面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也就一些先天极品宝材和灵根。

  不多,咱万分之一的底蕴。

  这艘方舟,本来是我为自己回家准备的,现在也归你了,门里面有个石碑就是使用说明书。

  唉,来洪荒这么多年,还是想回家看看。

  天地的终点,终归是寂灭。

  一个混蛋留】

  嗡——

  两扇石门轻轻震颤,伴随着文字的消退缓缓打开,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看着前方那宛若宝库一般的大殿,一时竟有点不想进去。

  这是瞧谁不起呢?

  盘古精血拿出来,他八九玄功又能迈入一个后土娘娘都看不懂的境界!

  那第一美人现在都主动给他斟酒!

  还有那个陆……

  呃,这个,莫非……

  这不科学,妖后的本体也是金乌?

  李长寿看了眼云霄,发现云霄此刻表情异常精彩,清美的仙子此时也有些承受不住这种程度的信息轰炸。

  稳一手,先放几只纸道人探探险,宝物虽好,命更重要。

  此刻李长寿最在意的,反倒是浪前辈最后提到的那两个字眼。

  【方舟】。

  鲲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