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特工狂妃:残王逆天宠

第二百九十五章:打死吧

  一秒记住【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xbqg6.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珍株见糯米团滚落,一张脸瞬间变了颜色,怒道:“放肆!在母亲屋里,你胆敢如此不逊?!”

  楚玥璃针锋相对,大声道:“谁动了我的银两,我就让她死!”一脚踩在糯米团上,却是脸色一变,发出哎呦一声,她立刻挪开脚,蹲下,从糯米团中翻找东西。

  归如见事情败露,深觉活着无望,整个人都如同丢了魂魄般呆坐在地上。

  楚珍株见此,脑中嗡了一声,却很快稳了下来,想着如何把自己摘干净。

  楚玥璃刻意用身子挡着归如,不让她看见自己从糯米团里翻找出了什么。糯米团里,都是楚夫人的首饰,并非她的珍珠。

  楚墨醒本来想要阻止楚玥璃,但见楚玥璃真从糯米团中挖出珠宝,当即暴怒,指着归如的鼻子骂道:“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竟敢偷主子的珠宝!”

  楚珍株当即道:“来人,把她拖出去,打死!”

  楚玥璃阻止道:“等等、等等,我觉得事情有蹊跷,她一个小丫头,怎么就敢偷主子的东西?得询问清楚才好。”

  楚珍株道:“我眼里可容不得沙子!来人,拖出去!”

  楚珍株带来的婆子十分彪悍,立刻就扑了进来,用手绢将归如的嘴巴堵住,直接就将人往外拖。可见,是做惯了此事的。

  在路过门槛时,归如突然抬眼看向楚珍株。

  楚珍株只留给她一个冰冷的眼神,丝毫不见怜悯和保她之意。

  归如闭上眼,认命了。

  楚玥璃看似还想说什么,却终究闭上嘴,指挥念如道:“快,快给我找银票!”

  念如不敢为归如求情,开始颤巍巍地翻找银票。

  门外传来归如被压在喉咙里的痛苦呜咽,以及一声声板子拍在肉上,带出血肉模糊的声音,就像人走在泥泞中,用力拔出脚,却还得继续泥足深陷。

  屋子内,念如终于将那些珠宝剥了出来,却没有一样是楚玥璃的。念如惊道:“这……这些都是夫人昨晚丢的!”

  楚珍株的眸子一颤,道:“好大胆的狗奴才!”

  楚玥璃忍着笑,道:“狗东西!竟敢偷夫人的东西!”几个健步冲到屋外,大声质问道,“你说!到底把我的银票藏哪儿了?!”

  归如一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她有太多的话想说,却再也没有力气说出口了。

  徐姨娘知道这边动了手,匆匆赶来,却只看见了血肉模糊的归如。

  归如看向徐姨娘,眼中有着恨意。她认为,是徐姨娘藏起了银票,不肯给大小姐。至于……这糯米团里的东西,确实是属于楚玥璃的,她辩无可辩。

  楚珍株看见归如的眼神,笃定那银票还在徐姨娘手中,不曾交给归如。

  徐姨娘看见楚珍株的眼神,吓得腿一抖,差点儿坐地上去。

  楚玥璃将一切看在眼中,觉得这场戏着实好看得紧。

  归如费力地仰起头,看着这些人的嘴脸,一颗心凉透了。她原本以为自己是楚家最特别的下人,最得夫人倚重,也最得大小姐青睐。结果……事实证明,事到临头,没有人给她张口说话的机会。她……不如一条狗。

  归如突然很想离开,就此离开最好。她一口气没上来,整个人都昏死了过去。

  徐姨娘本想留归如一口气,好解释清楚,奈何楚玥璃举目望来,她顿觉自己无处遁形,唯有低垂下头,不敢说话。

  楚珍株想从归如口中得知银票的下落,又不想将她留在府中成为后患,于是开口道:“这样不忠不义的奴才,我们楚府留不得。姑且将她远远丢出去,生死由命吧。”

  楚墨醒早就被这些事儿闹得头疼,干脆一点头,认可了楚珍株的做法。

  楚管家沉着脸,让小厮用席子裹了归如,将她抬出府去,远远扔掉。

  楚玥璃如同被气炸的女子,气急败坏地诅咒道:“谁偷拿我的东西,不得好死!”

  楚珍株脸色一变,呵斥道:“注意言辞。”言罢,转身进了屋,那模样丝毫不见面红耳赤,反倒有着身为嫡姐的一身正气。

  若非楚玥璃晓得楚珍株是个什么东西,谁还能将此事怀疑到她的身上?看楚珍株一身贵气,穿戴都是极品,哪能想到她会将手伸到楚府后院,做那偷鸡摸狗之事?果然,钱财扎眼啊。

  楚玥璃望着楚珍株的背影,笑了。

  楚书延发现楚玥璃在笑,便皱眉问道:“你笑什么?”

  楚玥璃用手摸脸,一脸惶恐之色,道:“笑了?我笑了吗?不行,我得去寻个女大夫看看。”言罢,转身从徐姨娘的身边走过。

  徐姨娘看了楚玥璃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终究什么都没说,乖乖进入鹤莱居里侍疾。当她从念如那得知,那些糯米团团里藏着的是楚夫人的饰品后,整个人都呆愣在当场,半晌,才惊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楚玥璃从她那离开后,归如匆匆而来,问了食盒的去向,便快步离开。当时,她就晓得事情不妙,立刻派人跟了过去,在得知糯米团团原封未动时,长长嘘了一口气。不曾想,楚玥璃不但打了一手好牌,且能抽丝剥茧、观察入微,在极短的时间内,偷梁换柱。虽然,徐姨娘不晓得,楚玥璃为何没将此事闹开,但是……从楚珍株看她的那一眼便可知,从今后,自己没有消停日子了。楚珍株怀疑她,私吞了楚玥璃的银票。实则……她从未发现银票,也曾怀疑,是否有人在她之前动手偷了银票。然,今日见识到楚玥璃的手段后,徐姨娘猛地一惊!也许,那银票……从未丢过!

  徐姨娘端着药碗的手一抖,滚烫的药汁便落在了楚夫人的脸上。

  楚正株立刻上前,接过药碗放在一边,仔细给楚夫人擦拭干净脸,然后打发了楚墨醒去休息,回手便给了徐姨娘一个大嘴巴子!

  那叫一个响亮!

  徐姨娘微愣,立刻捂着脸,颤声道:“大小姐……”

  楚珍株不言语,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水,慢慢喝着茶水,整个人显得格外阴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